《失魂》我的身體裡面住了另一個人

瀏覽數:2072


影片揪愛評 / 文 波昂刺刺

台灣驚悚電影新章,難以形容詭譎恐怖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失魂》預告片:

前言

《失魂》想必是今年眾所期待的台灣電影,無疑地,在電影題材當中,恐怖驚悚題材往往是最為缺乏。

想今年初的《追魂7殺》和去年的《變羊記》,我依稀無法忘記自己和朋友觀影過程,白眼翻到腦漿都要流出來了。

而在2013今年,鍾孟宏,這位聞天祥老師稱作『台灣影壇難得一見的現代性筆觸』的導演,

竟然膽敢挑戰驚悚題材,光想就叫人期待到腦漿要沸騰了,怎麼可以不看!

而台北電影節將此片選為開幕片,從開賣十分鐘秒殺售罄來看,正也代表了影迷的期盼。

 

劇情

日本料理師傅阿川近日行為詭異,甚至一度昏厥,老闆派人將其送往老家安養。

回到了老家,阿川對於老父與姊姊卻像是陌生人一般,不理不睬。

直到那一天,父親踏進家門,見到女兒倒在血泊當中,兒子若無其事坐在一旁...。

沒想到兒子卻不認得自己,甚至說著『我看到這身體空著,就住進來了』正當此時,

附近的派出所員警敲了門,平靜生活就此變調...。

 

等等把你醃了

 

奇特電影

說實在話,平常看慣商業鬼片、血腥片的鄙人,以為膽子是鐵打的,遇上《失魂》卻感到不寒而慄抖了幾下。

鍾導這部電影走得絕不是商業恐怖片那套路數,利用音效製造觀眾驚嚇或是無謂的濫殺追求血腥之類。

《失魂》的恐懼是影像與內心的交疊,不是老哏的靈異鬼怪,走得是驚悚懸疑,

藉由兒子得詭異言行、掩埋藏屍、情感拉扯作為劇情主軸,要說鬼片其實不像鬼片,

但就劇情片定義似乎又過於小看它。

 

於2013.06.28世界首映~

 

攝影、影像

《失魂》有別於其他電影的,無疑是攝影與影像。

(攝影師是中島長雄,其實就是鍾導化名)就色彩來說,畫面顏色非常飽滿清晰,沒有調色企圖營造氣氛,

就像是告訴觀眾,這就是真實,放大眼睛仔細看吧!

影像呢,以開場來論,導演夾雜場景與黑幕交替,

伴隨高音階的鋼琴聲營造緊張、變奏的《青春舞曲》將故事駛向詭譎。

張孝全洗著臉,臉上表情若有所思,廁所的燈光昏暗像是他眼神的黑暗。他走向了砧板,料理著活魚,一刀一削。

畫面上,魚從生命活蹦,受傷血流,死命掙扎,到最後的無息橫躺。

藉由生物對比人類,導演光是開場就抓住觀眾情緒,當下全場無聲靜默,屏息見著故事進行。

 

就像是生命般如此脆弱

 

自然暗示

而《失魂》的影像更有許多自然場景,像是山上的雲裊、佇立的樹林、昆蟲動作。

前兩者,我個人認為暗示著離群索居,遠離城市,營造出一種隔離感,彷彿自然的靈氣流動一般。

至於昆蟲,鍾導覺得昆蟲是生物圈的一種動物,人類也是,但只是人類自許萬靈之長,和生物劃上界線。

他說,這些昆蟲的爬動、飛舞代表著角色狀態、情緒。

但鄙人當初以為,昆蟲代表著人類生命脆弱,就像是螻蟻一般,可以輕易抹殺。

或許不同人有不同見解,這正是觀賞鍾導作品的樂趣。

 

自然光景

 

關於演員

而演員更是素質完備,資深演員王羽與張孝全對手戲佔近全戲過半篇幅。

或許是過去擔任武打明星膽識過人、曾為黑道成員造成的見多識廣,王羽的感情非常內斂,

而這個內斂又不是沒有,從眼神、細微表情,可以稍見他的情緒。

在《失魂》中可以看見,他是如何地勇敢袒護掩飾兒子罪行,

一舉一動卻又流露出一絲父愛,真不愧是老江湖硬底子演員。

而張孝全演技,我個人覺得較難定義,因為他不是像過往要演一個角色(也可以說不是有血有肉的角色),

他要演出一個類似失了魂魄的人類,要放空,放空中卻要有一絲詭異,因此他沒有明顯地情緒反應。

跟過往作品相比,算是一種新面貌。

其他配角,梁赫群戲份份量僅次於前兩者的,算是要角,他那種介於單純與白目之間的言語,

緩和了許多《失魂》嚴肅劇情,給了觀眾笑聲,像是本片的山間清流一般;

戴立忍,戲分短暫卻驚心動魄;納豆,只有兩幕,卻非常靠杯;

陳湘琪,立馬領便當,死相悽慘,我到現在想到還會攪個冷筍;

金士傑,很特別,這種富含哲理角色再適合不過;

庹宗華,把討人厭的模樣演得真的很討厭;

陳玉勳導演,你演得太好笑啦!拜託你以後還是要演戲呀~~~

 

這都是要賣給白雪公主的蘋果~

 

**************以下要更仔細講劇情了,不想被爆 快點點上一頁**********

失魂重點

其實鄙人覺得《失魂》中段稍嫌沉悶,因為它主要在角色的情感探索。

前段觀眾被搞得匪夷所思,看到死魚、死人、殺人過程,早就嚇到魂飛魄散了我想。

尤其是那段殺人過程,鍾導利用黑暗與影像的快速夾雜,搭配兇器重擊的音效,恐怖感滿分,

每一擊,觀眾的心就揪一下,超想摀住眼睛不看。但是中間就變平淡,導致有些不自在。

(其實這種手法,鍾導在《10+10》的《回音》也使用過) 《失魂》的主軸,並不是要追求張孝全裡面到底住了誰。

假如你是萬事都要求個結果,反而會掉進一個死胡同,

如同劇中台詞『你怎麼會覺得全世界每個東西都有個底呢?』導演也說,《失魂》是探討身體裡面靈魂的相遇。

常常有時候,我們遇見一個十年不見的朋友,會說他變了,但事實上是同一個人同一個靈魂呀。

依照此理論,我認為阿川始終是阿川,至於要不要扯是他第二人格冒出,還是被中煞附身合體之類,

我就覺得扯遠了,也不是電影重點。

 

我們往往透過狹小的窗看這個大世界,但這就是真實嗎?

 

光明面

金士傑這個角色,稱作「送信人」或「竹簍客」。就導演說明,他象徵著阿川良善一面,也因此這角色隨光而來。

他就像是存在阿川體內的某個聲音,一個被忽略的東西。

就這番言論,我們可以推定,這個阿川從頭到尾是阿川(打出來怪怪的),

只是他想拋下舊往的自己,迎向新的自己,但是可能過往幾個月發生了甚麼事,

使他黑暗(但其實導演沒有著重發生什麼因導致這個阿川出現),而這個善良的自己,正是對於父親的關心。

 

你要我還是鳳小岳~

 

人生出口

阿川曾經跟父親說的那個獵槍搭便車故事,正是一種靈魂的洗滌象徵。

因為這些人,阿川才找到出口,才找到那個叫作阿川的小孩。

或許,從小目睹父親弒母後,阿川早已籠罩黑暗,不能諒解,

但是幾個月前的某個事件(沒演出來 我亂說瞎猜的),

使得他開始精神緊張、憂鬱、自殘,直到回到老家,藉由這N條人(防個雷),他重新找到了自己。

就常像大家講得『生命會找到出口』,透過死亡,阿川找到了他的出口。

 

怎麼不往下拍

 

父愛偉大

鍾導個人定義《失魂》是一部勵志片,當中顯見親情偉大,像是父親如何掩飾兒子罪刑。

也是一段關於愛的故事,是一部不離不棄的電影呀~~(這是導演自己說的)而就末段的驚悚事件,

我認為那亦是兒子的愛父表現,雖然這違背道德倫常、法律規範,但在這荒山,沒有社會,何來的道德呢?

親情才是屬於他們的唯一。

父親這一路掩埋藏屍,其實看起來有種日本推理作家乙一作品《夏天.煙火.我的屍體》的黑暗趣味,

但同時又有著父愛表現。同行觀影朋友有說,他認為本片王羽台詞不自然,而且女兒死怎麼是那種反應。

我覺得不然,以當下狀況,你責備又能如何,警察上門當然要趕緊藏屍呀;

那他對女兒死難道都沒有一絲一毫難過嗎?

有的,當晚父親運屍上山,有一幕,他坐在遮雨篷中望著女兒屍體,不言不語,就這麼一直望著。

我認為這是一種父愛表現,長久的獨居生活,使他內心早已不再外放,不哭不笑,甚至不擅於言語。

當他獨自一人,望向屍體,才終於流露出那一絲情感。

甚至隨後的血腥事件,我認為也是父愛表現,算是為女兒出一口氣。

 

是誰躲在樹林中?

 

結語

《失魂》的確是一種耳目一新,表面上它是部血腥靈異電影,卻暗藏許多情感、哲理。

影片最後那番對話,有一種光明、一種釋懷、一種妥協,昨天觀影結束我原是一臉茫然,

但現在卻是回味無窮,懂得箇中道理。

《失魂》不論是情緒、影像、劇情拿捏,鍾導其實都沒有向商業妥協,才會顯得如此別出心裁。

電影八月底即將上映,讓我們共同迎向這台灣電影新章吧!

另一版海報

*本片觀賞於台北電影節,將於8/30上映*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個人評分★★★★☆

觀影戲院:中山堂

觀影日期:2013.06.28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更多影片揪愛評

文章來源經友站波昂刺刺授權引用

 


★你今天找樂子了嗎?Mabee找樂子粉絲團等你來加入!

隨機精選文章










募集15000讚就來抽獎